智珠在握|软银二号愿景基金筹资困难 或缩小持资规模科技

2019-10-08

[摘要]由于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上市失败,智珠在握|导致软银的其他投资估值也不断下滑。

图: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

腾讯科技讯 10月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软银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正在为第二只大型科技投资基金筹集资金。此前,由于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上市失败,导致软银的其他投资估值也不断下滑。

两位了解软银内部讨论的人士称,尽管有些副手敦促推迟筹建第二只愿景基金(Vision Fund 2),但孙正义仍决心继续。不过这些知情人士表示,至少在一开始,这只新基金可能比软银7月份宣布1080亿美元持资规模小得多。

消息人士称,主要投资者尚未签署投资协议,使得公开上市的软银集团承诺注入的380亿美元成为唯一的大笔投资承诺。据路透社分析显示,鉴于该公司最近遭受的一些投资挫折,嗟来之食读后感|以及其资产负债表上缺乏可用现金,这一承诺本身的规模也可能受到质疑。

愿景基金和软银集团拒绝就二号愿景基金取得的进展发表评论。

WeWork估值暴跌以及对其商业模式的质疑,损害了孙正义作为一名精明投资者的声誉,并表明第一只愿景基金进行了大规模减记。软银和远景基金总共向该公司投入了超过100亿美元资金,其中有些资金是其在1月份估值为470亿美元时注入的。但WeWork最近放弃了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该计划将使该公司估值降为100亿至120亿美元。

如果第二只愿景基金远未达到孙正义的目标或被废弃,将对硅谷风险投资家、企业家和华尔街金融家产生广泛影响。第一只愿景基金募集了970亿美元资金,通过对快速增长但未经验证的公司进行大规模押注,颠覆了科技投资界。这比2018年整个美国风险投资行业筹集的资金总额还要多,让孙正义对初创企业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怀疑者表示,WeWork的麻烦以及Uber和Slack等亏损公司的糟糕公开市场表现,将引发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众多所谓“独角兽”初创公司的价值大幅缩水。在纽约大学任教的作家、曾经的企业家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说:“这种影响正在扩散到任何地方。”他一直在密切关注WeWork的动荡。

可以肯定的是,愿景基金资助的80多家公司似乎正在迅速得到回报。例如,中文转繁体|外卖公司DoorDash的价值从去年3月的14亿美元飙升至5月份的126亿美元,至少在纸面上是如此。拥有愿景基金约三分之一股份的软银7月份报告称,其投资回报率为62%,其中包括管理费和绩效费用。

孙正义曾经有过辉煌的投资记录:例如,2000年他向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投入的2000万美元现在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多数分析师对软银股票的评级为“买入”,并表示该集团仍有借贷能力,其持有多数股权的电信和互联网媒体部门也带来了健康的利润。

债务堆积

早在7月份,软银就表示,包括科技巨头苹果和微软在内的一批公司,以及许多日本银行和英国渣打银行将向二号愿景基金提供资金。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承诺是否会兑现,而且这些企业投资者都没有向外部风险基金做出数十亿美元投资承诺的记录。微软、苹果和渣打银行均拒绝置评。

知情人士称,日本机构大多只提供少量资金。至少有一个金融投资者正计划向该基金提供贷款,而不是提供现金。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日本投资银行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已决定不向新基金投入资金。野村控股是软银电信部门IPO的主承销商,该机构拒绝置评。

据知情人士透露,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向第一只愿景基金贡献了450亿美元资金,在收到未决资产出售的付款或石油公司Aramco计划中的公开发行收益之前,该基金没有大量新现金可供投资。Aramco的上市拖延已久,即使在明年,也不能保证它会继续进行。

一位知情人士称,阿联酋的Mubadala基金仍打算投资二号愿景基金,但正在寻求在投资中拥有更多话语权。Mubadala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在投资时做出权衡当然是我们评估二号愿景基金时考虑的一部分。”PIF拒绝置评。

压力激增

WeWork不断恶化的动荡将继续给软银和第一只愿景基金带来压力。WeWork债券的价格已经下跌,其信用评级已被大幅下调,预计该公司将大幅裁员。有些房地产投资者和分析师表示,如果没有孙正义或他的实体的进一步投资,考虑到其未来财务承诺的规模,二号愿景基金将很难建立起来。

这只是对软银资金的呼吁之一。第一只愿景基金的部分投资者每年获得7%的股权利息,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结构,造成了其对现金的持续需求。其中一部分来自出售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和公开交易的芯片制造商Nvidia Corp的股份,但软银也借钱为投资者支付资金。

软银还面临一个风险,即其亏损的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与T-Mobile US合并的交易可能因美国各州的反垄断诉讼而受阻。分析师表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软银将承担昂贵的债务。

过去一个月,软银的股价下跌了13%,目前处于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路透社对软银资产负债表的分析显示,软银上一季度的运营现金流也转为负值,可能难以筹集到数百亿美元的现金。软银手头没有足够的现金来为新基金融资。截至6月30日,它的资产负债表上有274.1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

最近几个月的公开募股令人痛心。自上市以来,网约车公司Uber的股价下跌了34%,软件公司Slack的股价下跌了4%,较6月份的高点下跌了41%。随着该行业情绪降温,其他网约车和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的价值也可能受到质疑。

再加上WeWork估值的下降,这些结果预计将拖累愿景基金的回报,但目前很难掌握准确数字。软银集团根据各种内部估值指标报告愿景基金的整体业绩,但不公开披露个别公司的数字。

孙正义对二号愿景基金的融资计划是基于现有愿景基金投资公司进行的稳定IPO。但随着对尚未实现盈利公司IPO的兴趣减弱,以及对可能出现全球衰退的担忧,时机并不是最好的。曼哈顿风险投资伙伴公司硅谷合伙人安德里亚·拉马里·沃尔恩(Andrea Lamari Walne)说:“我认为他们极有可能推迟二号愿景基金的筹资计划。”(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阅读延展

1
3